邂逅丹霞口
【字號: 骑士vs公牛 新華網( 2019-06-10 09:48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

  位于三岔路的丹霞口,是臨澤的第一扇窗。民俗風情園對面的山峰,壁立千仞??偶?,是丹霞口最為壯觀的風水。前一日沙塵暴的浮塵,為山峰氤氳了一層云煙,霧靄之下,恍若從天空直降的一扇水墨屏風。

  青石灰瓦,砌就了一座民國風的園林,似小時候的老宅子,在記憶深處,親切熟稔,可伸手觸摸,有轉身的幽婉和褪色的溫度。即使它是一件破洞的錦袍,那風遠的華美,依然不可復制。

  拐進門左小街,撲面來的幽靜古樸,讓我一下愛上這里。木質的老宅,舊時光的體溫,勾動心底的琴弦。一條街,就是一把古琴,每一指撫摸,都能撥動一根素弦。一面是臨街的店鋪,一面是幽靜的老宅,熱鬧的市井聲與老宅的肅穆對應。鬧中取靜,讓人升起舊上海里弄的畫面。想想吧,市井繁鬧時,那臨街的雕花木窗忽然推開,一張團扇素顏臨窗而望,吳語呢喃,從張愛玲的《半生緣》探出頭,從王安憶的《長恨歌》推開窗,垂下一只竹籃,銅錢三五枚,一包糖炒栗子、一帕桂花糕。窈窕的旗袍,香濃的雪花膏。茉莉花、梔子花的叫賣聲,從時光深處馨軟飄蕩。

  靠街,一輛黃包車,一只牛皮箱,一盤木轱轆,把時間拉遠,把歲月輕喚。小巷深幽,半截晨光,照在青石墻。時間尚未掛上青苔,丁香待栽,梅柳初綻。欠細雨,欠黃昏,欠一把油紙傘罩彷徨。一顆懷舊的心,恰可放惆悵。

  青石灰瓦的門樓,雕窗木汀旁,斜依或仰望的是泛黃的貴族后裔。門匾高懸,有鮮衣怒馬,有走累了的張騫。門虛掩,庭院深,半墻爬山虎,綠了一街春色。原木和生活融合的煙塵氣,從每一絲縫隙滲透。廳堂幽古,肅穆莊嚴,宮燈高懸,書案詩畫,一應俱全。閣樓上,歐式風的臥室,透出殷實家底。低調的奢華,浸淫的書香,不是一般人家。廊柱楹聯“過盡千帆皆不是,途窮日暮聊為爾?!薄俺炕柘睦置肯嗲?,書卷多情傾故人?!幣話顏凵?,一盤青瓷,空在那里,等舉案齊眉,等對鏡貼花黃。輕吟時,舉頭見廊柱斗拱上,一只木雕梅花鹿口銜靈芝,躍躍然似要飛下。

  最喜一方天井,泄漏一眼天光,可迷蒙,可幻想??捶?,看雨,看夕陽昏黃了誰的窗,月光濕了誰的枕香。聽星星伴雨,滴答宿夜。聽落葉撫肩,更殘漏盡。撫窗暗嘆,恨生不逢時,錯過了一百年的民國,錯過了生而為命的光華歲月?!熬椅瓷?,我生君已老;君恨我生遲,我恨君先老?!鼻嗍繳?,一扇半月雕窗,一塊磨損的月光,照民國,照白頭。木頭秋千架,蕩著昨夜的塵。一只蝴蝶翩翩停落在千索,似等架上歸人。

  園子里所有的老宅都是徽派古屋,從江南拆裝運送到臨澤,一座一座組建,外墻裹以石墻。江南有梅雨,有白蟻,這些精致的木宅總不能長壽。河西干旱,木質易裂,然而這些都是百年老宅,經歷了歲月侵蝕,已是風雨不驚。規劃修建這園林的是有遠見和學識的人,曉得風干是最好的抗腐劑,河西走廊的氣候能使木頭延年益壽,這些百年老宅方得在臨澤丹霞口落戶安家。這園子,這老宅,這民國的味道,于是走進我生命的邂逅。

  園子西北,水色瀲滟,正在修建的劇院、觀臺漢闕,疊影微曳。遠處的丹霞山,在浮塵云霧里若隱若現。晨光涌動,似淡墨在流水中洇散。湖光山色,庭院樓閣,美食的叫賣聲次第叫響??偶?,進門入畫,丹霞口是千年后的朝雨渭城,柳色青,客舍新。走累了的腳步,正好在這里歇息。

  □弱水吟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01641